傲世皇朝娱乐_皇朝娱乐平台登录

一语未了龙作作冰凉的剑已经搭在了他的脖子上

 如此一来,就只剩下罗霸道与李鱼对面而立了。
 
 
    李鱼其实是刚到,否则一见杨千叶被制,早就出手了。杨千叶一叫,他顺势出来,心中也是奇怪,这杨千叶被人制住,还能眼观六路,注意到他的赶到,也是本事。却全未想
 
到纥干承基正藏在左近。
 
    杨千叶一呆,没想到没喊出纥干承基,却把李鱼喊了出来。刘啸啸一见来人是李鱼,当真是仇人相见,份外眼红,咬牙切齿地道:“是你!”
 
    李鱼笑眯眯地道:“是老子我!”心里却在急急盘算,这个千叶傻丫头,干嘛把我喊出来啊,我趁他色令智昏,裤子脱到一半时出手多好,既能砍了他的狗头,自己绝对安全
 
,没准还能窥到点春光。如今被杨千叶一语喝破行踪,可是不方便救人了。
 
    刘啸啸紧扣着杨千叶的手腕,迅速往李鱼身后看了看,警觉地问道:“你怎么在这,罗老大呢?”
 
    刘啸啸见识过罗一刀的武功,论头脑罗一刀可能不是最好的,但他的武功确实是一等一的强悍,刘啸啸不相信李鱼是罗霸道的对手。实际上,罗霸道的武功也确实比李鱼高明
 
,可脑子没他灵活,这是个大问题。
 
    李鱼笑道:“你说罗大当家?他已收了我做四爷,喏!他在那,不信你问!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刘啸啸大吃一惊,扭头看去。
 
    刘啸啸本来没这么容易上当,可李鱼随口瞎编的这句话却真的很符合罗霸道的为人。
 
    罗霸道因为自身武功强悍,其实一直不大注意招揽人才。可上次与其他三大寇一起围攻大震关,眼见旁人麾下都是精兵强将,而他手下只有庚新这个高不成低不就的二当家,
 
罗大当家就犯了心病。
 
    这才有了接连招揽纥干承基、刘啸啸入伙的事情发生,因此李鱼随口胡诌的这几句,刘啸啸还真的信了。他下意识地一扭头,李鱼已经纵身扑上,想趁机制住罗霸道,救下杨
 
千叶。
 
    不料刘啸啸虽然扭头看去,却并未丧失警惕,李鱼一动,刘啸啸便也察觉了,立即扯着被他扣住脉门的杨千叶向后飞退,眼见李鱼一刀刺来,情急之下自保第一,抬腿就把龙
 
作作当了皮球,又向李鱼踢去。
 
    李鱼只能伸手揽过昏迷不醒的龙作作,失去了解救杨千叶的机会。
 
    刘啸啸怒喝道:“奸诈小贼,你又诳我!”
 
    李鱼眼珠一转,嘿嘿笑道:“不错!老子就是在诳你,那又怎样?”
 
    他又看了看被刘啸啸扣着手腕的杨千叶,不屑地道:“干嘛,想拿一个侍女威胁我?”
 
    李鱼摸了摸被他揽在怀里的龙作作的脸蛋,虽然有点凉,但软弹滑.润,手感极佳。
 
    李鱼道:“大美人儿在这,栗发黑瞳,高鼻深目,异域风情的绝色美人儿呀!而且,她还是龙家寨的大小姐,娶了她,老子就是龙家寨的新姑爷,江山美人全都有了,少奋斗
 
二十年呐,哈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如此一说,刘啸啸妒火中烧,恨不得撕了李鱼的嘴。而被刘啸啸扣住手腕的杨大小姐,一双美目却是恶狠狠地瞪着李鱼,恨不得夺过刘啸啸的刀,把那个无耻小贼一刀阉了。
 
    李鱼得意洋洋,又往龙作作屁股上一拍,无耻地笑道:“瞧这肥.臀,好生养啊!要是快的话,明年今日,老子就该有个儿子了。”
 
    “啊!”
 
    刘啸啸终于气疯了,这可是他相中的女人,就算没有真爱,他从七八年前就把龙作作内定成了他的女人,长年累月下来,心理上也早把她当成了自己的,如何受得了自己的女
 
人被他人占有还为他生娃的说法。
 
    刘啸啸咆哮一声,就要一刀砍了这个武功高强的“小丫环”,再结果可恶的李鱼性命。
 
    不料他刀一横,刚想抹向杨千叶的脖子,背后便是一声大喝:“砍脑袋!”
 
    刘啸啸吓了一跳,腾地往旁边一跃,刀光绕体,护住脑袋,定晴一看,纥干承基站在杨千叶身边,根本没出刀,只是提着插在鞘里的刀,一脸抱歉地看着他:“老三,对不住
 
了!这女人,不能杀!”
 
    刘啸啸惊怒不已:“二哥?这是怎么回事?”
 
    “哈!小基基!”
 
    李鱼一刀呼啸,向他砍来。
 
    李鱼知道纥干承基与杨千叶的关系,所以见他出现,毫不奇怪。刚才他正诧异为何杨千叶出现,而纥干承基却踪影全无呢。所以,李鱼向纥干承基打声招呼,一刀就劈向刘啸
 
啸。
 
    刘啸啸再一次大惊,一个斜栽柳,斜斜窜了出去,刀光缭绕,护住了下体,心中只是恼恨,一个要砍脑袋,一个要阉下体,这都他娘的什么鬼招式?
 
    其实李鱼这一句只是向纥干承基打招呼而已,刘啸啸见他一刀所劈并非自己下体,而是自己的脑袋,不禁怒上加怒:“小贼,你敢使诈!”
 
    刘啸啸当即刀锋一扬,迎向李鱼的快刀。两人就像一头守护地盘的猛虎碰上了要侵占此地的雄狮,铿铿锵锵,刀刀搏命。
 
    刀风霍霍,刀光烁烁,二人一番力搏,虽然各自只劈出十来刀,可是乍然一分时,却都是呼吸粗重,红晕上脸。
 
    实际上高手过招,什么百招千招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,以命相搏时,精神体力全部调动起来,消耗是极快的,十几招全力相搏后,再动手时速度和力量就已经在衰弱了,百招
 
千招?那只能用嘴说了。
 
    李鱼脸红心跳,异常地兴奋,肾上腺素刺激着他,明知危险,跃跃欲试的还是想冲上去继续搏斗。头一回与人如此力搏,每一刀都是致命的,那种刺激实是前所未有。
 
    而刘啸啸则沉稳多了,刀山血海不知闯过凡几,断然不至于因为刀刀致命,就兴奋成这个样子。刘啸啸把刀一圈,冷笑道:“功夫不错嘛,配做老子的对手!”
 
    刘啸啸正要纵身扑上,斜刺里杨千叶拾剑一挺,再度刺来,恨声道:“我宰了你!”
 
    刘啸啸同时对付杨千叶和李鱼,顿时手忙脚乱,不禁大喝:“纥干承基,你昏了头吗?若喜欢这女人,抢回去做压寨夫人就是,怎地任由他们出手,不肯帮我?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左右为难,他不好向杨千叶出手,对李鱼却不用客气,当即一挺刀,向李鱼冲去,大喝:“小神仙,老子送你去地府当差吧,看刀!”
 
    一时间,纥干承基攻向李鱼,杨千叶攻向刘啸啸,刘啸啸兼攻李鱼和杨千叶,李鱼兼攻刘啸啸和纥干承基,四个人走马灯一般厮杀起来。
 
    雪地上,只有龙作作依旧倒在雪地上,脸蛋儿贴着雪地,冰冰凉的积雪贴着她滚烫的脸蛋,好舒服。
 
    那脸蛋儿被李鱼摸过,屁屁也被他拍过,虽说穿的厚,可这却是龙大姑娘生平头一遭儿啊,自她记事起,就没被人摸过她的屁屁,连女的都没有,可李鱼那个杀千刀的……
 
    当龙作作第二次被刘啸啸用足尖挑起,当暗器挑向李鱼的时候,她已经醒了,只是刚刚醒来,浑浑噩噩,反应迟钝,所以连连被李鱼吃了豆腐,等她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,杨
 
千叶、纥干承基相继的表现,迫使她继续装晕,没有发作。
 
    此时,她只听出杨千叶绝非一个单纯的小丫环,竟然与盗贼似乎有着纠缠不清的关系,而李鱼貌似还知道她的底细,不过从他们动手的情形来看,李鱼倒真是自己人……呸!
 
该杀的自己人!
 
    反正后续已经没办法再听到什么,龙大小姐终于爬了起来,抓起她落在雪中的剑,恶狠狠地向那个“走马灯”扑过去。除了李鱼,杨千叶、刘啸啸、纥干承基,全都是她动手
 
的目标。
 
    这一来,场面更加的混乱,五人大乱战,只见刀光剑影,闪烁不停,积雪纷飞,兔起鹘落,当真是令人目不暇接,眼花缭乱。
 
    五个人大战着,犹自喝斥不休。
 
    龙作作:“杨千叶,你究竟是什么人,为何与马匪有交情?”
 
    “叮叮当当!”
 
    杨千叶:“大小姐,你别误会!我跟纥干承基虽然认识,可是对龙家寨,绝无加害之心!”
 
    “叮叮当当!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:“我的杨大小姐,你就算了吧。难道你还真想在龙家当丫环啊!”
 
    “叮叮当当!”
 
    李鱼:“杨姑娘,你……何不罢手,何苦来哉?”
 
    “叮叮当当!”
 
    杨千叶:“要你管!”
 
    “叮叮当当!”
 
    刘啸啸:“二哥,这他娘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”
 
    “叮叮当当!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:“哎,内中情形,一言难尽啊!”
 
    “叮叮当当!”
 
    龙作作:“杨千叶,我待你如亲姊妹,想不到你竟然是马匪的人!”
 
    “叮叮当当!”
 
    李鱼:“龙大小姐,你太偏激了。你看杨姑娘,眉似远山,眸含秋水,樊素小口,瑶鼻樱唇,腰如细柳,袅娜生姿,怎么看也不像个马匪呀!”
 
    “叮叮当当!”
 
    龙作作:“滚你的乌龟王八蛋,这跟是不是马匪有关系吗?”
 
    “叮叮当当!”
 
    杨千叶:“姓李的,你再敢油腔滑调,本姑娘割了你的舌头!”
 
    “叮叮当当!”
 
    刘啸啸:“啊!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?我要疯!我要疯啊!”
 
    “叮叮当当!”
 
    李鱼:“你死不死!龙大小姐,我们夹攻他!”
 
    “叮叮当当!”
 
    龙作作冷笑:“好!先收拾他!一会儿再跟你算帐!”
 
    李鱼登时心虚起来:“我……我们有什么帐要算?”
 
    “叮叮当,叮叮当,心儿响叮当~”
 
    李鱼心中暗叫:“糟糕了我的亲大爷,难不成我刚刚轻薄她的时候,她就醒了?”
 
 第154章 挟天子以令诸侯
 
    五个人走马灯般大战,弄得“一朵朵好看的蘑菇”都露了原形,积雪洒尽,露出光秃秃的树枝。
 
    林中这般动静,自然瞒不过尾随而来的李宝文,慕子颜、冯明周、魏岳等人,刘啸啸一见这些人快步跑过来,终于发觉不对,老大一定出事了,不然的话,岂能容他们这么多
 
人从容追上山来。
 
    刘啸啸立即决定脱身,他骤然加力,狠狠劈出几刀,迫退李鱼和龙作作,很讲义气地对纥干承基招呼了一声:“风紧,扯乎!”
 
    刘啸啸一语出口,双足用力一蹬,身形后仰,嗖地一声,贴着雪地已然倒蹿出去。
 
    雪面有助滑行,刘啸啸这一退,瞬息间退出七八丈远,纵身再一跃起,一路上激起的雪沫子沸沸扬扬尚未落地,他已一闪、再闪、三闪,彻底消失在丛林当中。
 
    纥干承基被李鱼、龙作作和循声赶来的慕子颜、魏岳等人围在中间,望着刘啸啸逃之夭夭的背影,脸上的神情也不知是哭是笑:尼玛,又被人坑了!为什么被坑的总是我?
 
    “不能杀他!”
 
    杨千叶仗剑护在了纥干承基前面。
 
    龙作作冷笑一声,道:“你都自身难保了,还要管别人?”
 
    李宝文见自家大小姐和贴身丫环这番对话,错愕地道:“大小姐,怎么了这是?”
 
    龙作作瞪着杨千叶,恨声道:“算我瞎了眼!先是找了鸢儿那个白眼狼,如今又找了这条毒蛇在身边!她,是马匪的人!”
 
    此言一出,慕子颜等人大惊,登时刀剑转向,把杨千叶也围了起来。
 
    李鱼连忙道:“别动手,别动手,误会,误……”
 
    一语未了,龙作作冰凉的剑已经搭在了他的脖子上,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凶狠地瞪着他:“你,又是什么人?为什么认识这两个马匪,说!”
 
    李鱼苦着脸道:“我一直在帮你对付他们,你说我还能是什么身份?你想弄个明白,倒也不难,只是内中缘由实在一言难尽啊!”
 
    龙作作冷笑:“你又想骗我?”
 
    李鱼叫冤道:“我没有啊!”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